鼓励奖作品:来来去去一箭如飞(罗宁凡)

多年以前,我母亲的奶妈金海娘有时来看望大家,但每次都呆不长。我好奇问她为何来去匆匆?她说家住金鸡湖东面的斜塘河畔,一早出门搭便船到葑门,再乘公共汽车到乐桥,走到这里四个多钟头呢,来回七、八个小时呵……

多年以后,想不到女儿的婚房就设在斜塘老街边。为帮助照料她的新生女儿,大家老夫妻于2012年初卖掉旧房买新房,住到女儿家旁了。我因退休留用,每天一早赶公交2路车到乐桥,再步行至察院场单位上班,历经1个多小时。

妻子劝我退吧,这样上班太吃力。我也犹豫着,进退两难。正此时,12年五一节苏州开天辟地第一列轨道交通1号线正式通车了!

我喜出望外,决定试试。从乐桥站出发,两下自动扶梯到达宽敞明亮的站台,登上白色与粉绿色相间的列车。嗬!车厢里也是粉绿色座位,温馨清洁。列车启动后,我盯着手表测算着,基本一分十、廿秒一站路,过金鸡湖隧道时略长翻倍,共乘其中九站到达星湖街站,历时18分钟。出站转换公交,快的话总共45分钟就到家了。从此八年来,只要上班我就一天两趟轨交风雨无阻雷打不动。

快捷方便的轨交呵!乘坐间,我发现过去与我一起乘公交的那些熟面孔都来了,弃慢图快吧。来去间,精准的准点率从不让人担心上班会迟到。但是还有一点遗憾,1号线的内部广播系统经常“喇叭腔”——哑了。于是司机临时话筒播报站名,他那快而粗声大气的语音有时让人听不清楚,每到一站乘客要探头探脑外望站名,生怕乘错了车站。为此,我曾提过意见,他们倒也认真整改,再一次“喇叭腔”时播报就清晰了。近年来,这种情况极少再现,不过总希翼永远不要出现,让上乘的质量再提升,让精彩的轨交更精彩,让苏州的发展再加速。

总之,我现在是离不开轨交了。即使有朝一天真正退而不留了,我也打算借助轨交来出游来会友来访亲,欢度美好的退休时光。只是时下坐在来来去去一箭如飞的轨交上时,称心满意间有时会想起金海娘,令我顿起伤感。如果她还活着,真不知道她会何等高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