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等奖作品:十年一线牵(朱东岭)

那个时候,我还在南京读书,和姑娘也刚刚相识不久。有了空,就坐火车来苏州,跟她一起兜兜逛逛“白相相”。

从古城区坐公交到园区,每次大家俩都在养育巷那里的公交站台上车。站台边竖着简易的站牌,一旁是围挡的工地,下雨的时候常有泥泞。姑娘告诉我,这里在修地铁。我不知道那条街是哪条街、那条线又是哪条线,只觉得大概像那么回事。

快毕业的2012年5月,姑娘兴冲冲地告诉我,苏州新开了地铁,还拉着我一起去坐了坐。“苏州的地铁票是卡片诶?南京的是硬币的样子。”看到售票机吐出来的地铁票,我拉着她喊道。“你是‘乡无宁’(苏州话‘乡下人’)哇,地铁票不都是这样的呀!”她笑着白了我一眼。坐在明亮的车厢中,大家俩肩并着肩,吹着凉凉的风,看着窗外飞一般掠过的隧道,从心底里生出许多惬意来。从桐泾北路到苏州大学,几站的距离,十来分钟时间,转眼就到了。出了站,我还没来得及感慨,她抢先说:“我家那里还有个地铁站在建,以后过来就更方便啦!”

那两年,大家搭着地铁和公交,去天平山看枫叶,去观前街吃砂锅,去平江路晒太阳……沿着1号线,大家俩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足迹。

后来,辗转几番,我在苏州找到了合适的工作。接着,就是商量买房,准备人生大事。在看中了3号线附近的一处楼盘后,大家俩七拼八凑,终于付了首付定了房。那天下午,从售楼处出来,边走边说着话。说着说着,她哭出了眼泪,“呜呜,我好不容易攒的钱,现在一分都没有了,真的是一分都没有了……”我抱住她,安慰道:“没事没事,大家还可以再攒,而且你现在是地主婆了。”“那倒是,不过我还是心疼我的钱,呜呜……”

从买房到拿房,等了两年;从住进去到3号线开通,又等了三年。这五年的时间,大家结了婚,也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
3号线开通的那个月,正好赶上大家孩子出生。两个人休假在家,我偷了个晴朗的午后,溜去试乘3号线。从家附近的车站坐到起点,又从起点坐到狮子山,小半天的时间,满心的欢喜和感慨。理所当然又毫不意外,在她产假的几个月里,我大都坐地铁去上班。一路上,发发呆、眯个觉、看看手机,轻松又自在。

这些年,苏州开通了4条线,未来,还有许多。看着孩子慢慢长大,我想陪着他,搭上地铁,穿梭在苏州城的里里巷巷、角角落落,看老街烟火、都市繁华,园林胜景、太湖风光。